蓝翼零_夏

这里夏野,是个咸鱼。
薛定谔的更新。

萌的东西很多,
所以堆的东西的超杂,慎fo

所以下一张七宗罪啥时候画呢)沉思

【枫晨】真相是真,真相是假

*原著向

*R有

*OOC警告

*听歌产物

*假装是新年河文

-

屏蔽好多次,贴吧也不行】只能weibo了==

-

https://m.weibo.cn/5052620114/4327709880458473

晚了两个小时x
可能是去年总结的东西xx

*~新年快乐鸭~*

HP系列的四人
和朋友@三短兔叽 瞎扯的时候突然脑补的东西x

闲着无聊就腿出来了,反正草稿

【七宗罪/张佳乐】
* LUST*

/

隔了这么久我终于又腿出来一张
感觉画风都不一样了=L=

/
假装是圣诞贺图x
圣诞节快乐啊(´ڡ`嗝)

【沐三】蝶恋花

*原著向
*cp沐三
*ooc预警
*小甜饼
*玩梗产物
*恭贺斗四开更?
/

–爱早已满溢,何处洒多情–

夜晚,星斗高悬,明亮的月光洒落在索托城南的小村庄里,给这座安静的小村子镀上一层淡淡的银光。

吱呀——

老旧的木门被推动发出了声响,唐三从木屋里走出来,看着天空中的明月,伸了个懒腰。

“终于搞定了……”他活动着自己的身体,脸上神色轻松。

魔鬼式的训练过后是学院安排的一个月休假,可自幼勤奋的唐三并没有休息,他充分利用起了时间,用暗器将自己武装到了牙齿。

热水的浸泡和药材的浸润让身体更加放松,洗过澡的唐三将木桶洗净收好,散落着一头过肩的长发在夜晚的史莱克学院里转悠了起来。

他很喜欢夜晚的史莱克学院,没有了白天的喧嚣,安静、空灵,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然带给人的静谧和安心。

唐三向着学院后面走去,穿过一片树林后有个小山坡,能让他想起前世曾在唐门居住修炼的地方。

山坡上有块大石头,顶面平整,能容纳两三个人一起坐在上面,是唐三自己搬来的,他经常在有月亮的夜晚坐在上面看着天空中闪烁的星辰。

唐三很意外,当他来到山坡上的时候,巨石上已经有一个人了。

“小三?”戴沐白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回头看到是他,惊讶的出声道。

“沐白,你怎么在这?我还以为你也出去了。”唐三跃上巨石,在戴沐白身旁坐下。

“本来打算出去的,这不是怕你一个人在学校害怕吗。”戴沐白挑了挑眉,邪眸双瞳中泛起笑意。

唐三心中一暖,戴沐白说是怕他害怕,其实只是不希望有人打扰他打造暗器吧……

“你这么长时间到底在搞什么?”戴沐白转了话题,上下打量他,唐三很少穿的这么随意,头发散着,只着一身青白短衣,看上去清清洒洒,极为淡雅。

唐三神秘一笑,眉眼弯弯,“明天你就知道了。”

戴沐白挑挑眉,也不追问,取出一副酒具。

“喝一杯?”

唐三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想了想,点点头笑了,“好。”

戴沐白看着唐三慢条斯理的小口酌着碟中的酒液,开口道,“小三……不喜欢喝酒吗?”

唐三闻声看他,蓝色的眸子中闪了闪,垂眼似在想什么,慢慢的说道,“与其说是不喜欢,倒不如说是……不想?”

“酒这种东西……总感觉……会让人失去理智。只凭本能和感性行动。”唐三仰头饮尽碟中的酒,将手里的酒具举到眼前,轻轻转着。

戴沐白心中一动,将视线从唐三身上移开。

[只凭本能和感性行动的唐三吗……倒是……很想看看。]

戴沐白从第一次见到唐三时,就觉得他很特别,他平淡和气,却又拒人千里,思维缜密、滴水不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自己却隐没在阴影里,从不宣扬。

唐三从不与其他人有过多的心里接触,即使他们现在已经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戴沐白也依旧觉得自己离唐三很远。

戴沐白只能尽心竭力的小心去维护他们之间现有的这层关系,这样能让他近距离的接触这个人,这个干净的令他不敢去触碰的人,这个干净的令他丝毫不敢有非分之想的人。

这样就……好。

戴沐白眼中光芒微暗,抬手将手中的酒送到嘴边,却感受到一丝轻微的重量自右手传来,他低头看去,只见一直白皙修长的手正轻轻的抓着他的袖摆。

戴沐白微微一愣,转头看向唐三,看到唐三的样子,不禁呆住了。

唐三微微仰头看着他,蓝色的眼瞳中隐隐有雾,他的眼眶有些发红,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沐白……对我,为何没有非分之想。”

他邪眸白虎戴沐白一生纵横情场,万花从中过,留情处留情,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什么样的人不是在他的一双邪眸中倾倒。

而此时,史莱克七怪之首的邪眸白虎戴沐白,只是呆呆的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的倾诉的少年。

唐三的眼睛渐渐的暗了下去,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似乎在极力的掩饰自己的失落和不安,他眨了眨酸涩眼睛,颤声道,“抱歉沐白……我……有点喝多了……”

戴沐白猛的惊醒,他一把抓住唐三缩回去的手,对方的指尖传来一阵冰凉,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唐三被他吓了一跳,想缩回手奈何戴沐白的力量太过强大,他根本挣脱不开。

“小三……”

唐三拼命的想抽回手,想逃离这个地方,他不敢去看戴沐白的眼睛,他怕看到厌恶,他怕看到疏离,“沐、沐白……我……我……”

“我喜欢你。”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唐三的挣扎顿住了,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缓缓抬起头,看到戴沐白灼灼的目光,还有那双瞳中,闪烁着的温柔。

他看着戴沐白那英俊的面庞逐渐向他靠近,身体一动也不能动,他无法思考,只是看着面前的人,直到两人的双唇相贴。

一触即分,唐三的脸瞬间一路红到了脖子根,垂着眼不敢去看戴沐白,银色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美的有些不真实。

戴沐白看着他轻轻笑了,伸手一带将唐三拉进自己的怀里,紧紧抱住,淡淡的药草香缭绕在他周围,他闭上眼,感受到怀里的人渐渐放松下来。

“小三,我好高兴。”

“恩。”

“小三,我喜欢你。”

“……恩。”

“小三。”

“……”

“你喜欢我吗?”

“………………恩。”

–END–

【您的糖已到货,请查收。】

/

啊啊啊啊啊感觉自己写的越来越差了orz

好久没看斗罗了呜呜呜,感觉崩的超级严重了QAQ

啊啊啊我可能真的太菜了,在线丢人

而且……其实我本来想开车的…

然后就……哔——

/

【黑遍全联盟——新年礼物】

【黑遍全联盟】蓝雨送了各队一只鹦鹉

*沙雕ooc

*一时脑抽

新年过后,短暂的假期结束了。

职业选手们纷纷回到了各自的俱乐部,为接下来的比赛做准备。

同一天,各大俱乐部都收到了来自蓝雨的一份神秘的新年礼物,一只鹦鹉。

霸图/

“老韩你别拦着我!让我弄死他!”张佳乐被韩文清死死的拽着,两只手胡乱倒腾,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笼子大叫。

笼子里,一只蓝绿色的鹦鹉扑棱着翅膀,尖细的喙里发出一阵阵叫声。

“四亚!四亚!四亚!”

微草/

微草的训练室中落针可闻,哦不对,除了落针还有鹦鹉的学舌声。

“妇女之友杰西卡,王不留行治痛经!”

“妇女之友杰西卡,王不留行治痛经!”

“妇女之友杰西卡,王不留行治痛经!”

全队的目光都悄悄地撇向他们的队长王杰希,预感到风暴将至。

兴欣/

“你大爷的叶修快来和我pkpkpk!……”

照常来训练的叶修蓦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转头看向角落。

“哎呦,这鹦鹉养的好啊,肥肥嫩嫩的,这么光鲜。”魏琛看着正在向叶修下战书的鹦鹉笑着摸了摸下巴。

方锐左左右右仔细看了看笼子里的鹦鹉,“是啊,估摸着够吃一顿了。”

坐在自己电脑桌旁边的叶修突然听到鹦鹉不叫了。

轮回/

江波涛起床后习惯性的打开职业选手群,发现被各战队的悲惨遭遇刷了屏。

他下意识的想了想自家队伍,松了口气。

还好,队长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也不容易生气……

……

……

等等……

他好像忘了另一个人……

意识到不对的江波涛抓起外套光速跑向训练室,然后隔着一层楼听到了孙翔的喊声。

“你再说一遍!我才不傻!!!”

等他赶到训练室,看到的是一脸愤怒的孙翔,和一只蓝绿色的鹦鹉大眼瞪小眼,吵的不可开交。

轮回队长周泽楷微笑着站在旁边,似乎想插话,但是几次张嘴都没能说出什么。

这时的江波涛感觉到世界有点晦暗。

百花/

百花战队所有人看着任凭鹦鹉垃圾话嘲讽全开,我自无动于衷的于锋队长,全员震惊。

“队长,你……”邹远试探着问于锋。

于锋知道他想问什么,无奈一笑,“在蓝雨听的多了,早习惯了,这一听就知道是黄少天的手笔。很长时间没听过了,还真有点怀念。”

蓝雨的选手,还真不容易呢……

百花战队其他人泪流满面。

蓝雨/

喻文州看看时间,扭头冲黄少天笑道。

“别和鹦鹉聊天了少天,该训练了。”


/

头一次写这种类型的东西,卡卡卡卡卡死了……

脑洞的时候觉得很有趣,结果动笔的时候各种痛苦。

啊……orz。

海王好康的,康完满脑子都是奥姆x维科……
一直崇敬最信任的人缺背叛了自己,选择站在了对立面,结果只是温柔的关起来,
明知道维科偏袒另一边,却还是忍不住相信他。
还有最后对着维科那个笑……
呜呜呜真是又虐又甜
师傅真好看w

然后刷了一下海王tag,全是骨科-+-

喜欢的太太被排挤的退了……

她笔下的人物明明都那么温柔,明明是那么体贴的想给每个人找个温柔的归宿……

我喜欢乐乐,我不觉得这份喜欢有什么错。
如果喜欢一个人要建立在所有人都认同的情况下,那太累了。

【我一直以为这个圈子很和谐的。】

星龙社长:

皆様大変お待たせ致しました。この度上海コミカップ23に向け凹凸合誌を企画しました。参加して頂いた皆様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chaimasuku  @emoriza  @HonjoSaori 

————————

大家久等了,经过漫长的企划这个合志终于出炉啦!感谢参加的各位太太!!

 @-爆破瓜-  @Catea黑猫  @幽蓝冰泉  @蓝翼零_夏  @深渊渡  @熊妈想吃粮 

【本宣】凹凸世界丹尼尔&黑洞中心非cp向画集合志《sephirothic》

通贩预售:淘宝店铺“宇星社工作室”(此店客服只有主催一个人上线时间不定,客服直接询问主催扣扣2568029762较好)年底发货

上海CP23场贩:摊位名【硅谷电脑维修小队】摊位号【s68-s69】

除本子以外特典有镭射双面挂件总共限30个,本子附赠的发夹图案有丹尼尔和小黑洞,但图案是随机的,敬请期待x

(注意摊位在子供区,并非凹凸专区!)

再次感谢参加企划与观看此说说的米娜桑~

【神印】黑夜过后

*原著向

*结局续写

*黑化有?

–棋局与人生,哪个更多劫–

那天,曾经陷入无尽黑夜的圣魔大陆,迎来了光之晨曦。

“主席,关于魔族二十四行省的重新划分已经拟定好了,请您过目。”

新上任的主席助理将厚厚的一沓文件递到正埋头处理公文的龙皓晨面前,脸上尽是恭敬之色。

龙皓晨没有抬头,只是腾出一只手接过文件,放到一边的一堆待处理的纸页上。助理担忧的看了看他,起身去外室倒了杯热咖啡放在龙皓晨旁边,然后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傍晚时分,轻轻的敲门声在龙皓晨的房门外响起,清澈悦耳的声音自屋外传来,“皓晨?”

“恩。”龙皓晨低低的应了一声,示意外面的人进来。

采儿推开门走进来,怀里抱着几只卷宗,放到了一旁的书柜里。“与魔族的和平共处条约我归档了?”

龙皓晨抬头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一抹温暖的微笑,“好。”

“还有多少?”采儿走过来拿起他桌子上的文件翻了翻。

龙皓晨伸手揽过她纤细的腰肢,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软香入怀,龙皓晨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一整天的劳累似乎都轻松了几分。

“还有不少,尤其是行省划分,何况晚上还有酒会,今晚恐怕又回不去了。”

龙皓晨端起桌子上已经冷掉的咖啡,送到嘴边正欲喝,却被采儿轻轻握住了手,淡淡的白色光芒亮起,杯子里的咖啡重新变得温暖了起来,冒着丝丝的白气。

龙皓晨心中一暖,抱着采儿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他将手中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双手环着采儿的腰。

“等联邦稳定下来,我就辞去主席的位置,我们俩,还有伙伴们,一起去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过属于我们的日子。”

“力量越大,责任越大。你有属于你的使命,怎么能偷懒呢?”采儿微微一笑,长长的睫毛轻颤。

龙皓晨撇了撇嘴,“该做的我都做了,难道他们还想捆住我一辈子不成。反正我想走,他们也拦不住我。”

采儿无奈的笑了,“那好,你去哪,我就去哪。”

两人温柔地对视,眼睛里装着彼此,在夕阳的余晖中接吻,享受着短暂的温馨。

酒会一如既往的热闹,帝都的上流官员、联盟高层、圣殿大能络绎不绝,流光溢彩的大厅里,满是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龙皓晨作为联邦主席,这种大型公共场合还是要出席一下露个脸的,至于参与,他恐怕就没那么多时间了。

恰到好处温柔的微笑和举止是龙皓晨给人的感觉,他站在那,即使不做什么,也是这场酒会的中心。

龙皓晨是耀眼的。

却也是柔和的光。

他轻声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脸上始终带着微笑,让人不自觉的靠近他,汲取他身上的温暖。

他总是有这种魅力。

“老大!”

活泼悦耳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龙皓晨扭头看到陈樱儿正拽着杨文昭走过来,脸上洋溢着笑容。

围绕在龙皓晨身边的人立刻识趣的退开了,留给他们足够的空间。龙皓晨举起手中的玻璃杯和杨文昭碰了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好久不见了,杨兄、樱儿。”

陈樱儿眨了眨眼睛,笑的眉眼弯弯,“老大你过糊涂啦?我们前天不是还一起开会来着?”

龙皓晨微微一楞,随即意识到的确如此,不禁哑然。“抱歉,事情太多,一时间忘记了。”

“老大你太累啦,别那么苦着自己,拖一两天没事的!”陈樱儿摇了摇龙皓晨的胳膊,眼中闪烁着担忧。

龙皓晨眉尖微挑,眼中倒映着金色的光芒,“知道我累,还不帮我?你坐着这个灵魂圣殿殿主的位置,怎么平时根本看不见你?”

陈樱儿神色微微一僵,视线游移着,眼角撇到一旁偷笑的杨文昭顿时来了心思,“文昭哥哥会替人家处理的!对吧~”

杨文昭惊讶的看着这招祸水东引,又看到陈樱儿脸上那满满的,你敢说不就死定了,的表情,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

龙皓晨哈哈一笑,正好看到韩羽和司马仙向着这边走过来,身后并未跟着枫玲儿和夜未央,想来定是那两位圣盟大拍卖场的主人应酬实在多的抽不开身,没办法陪他们两人过来。

“林鑫和姐姐呢?”龙皓晨看了看四周,寻找心中挂念的亲人。

“鑫儿姐去陪林辰副殿主了,林鑫也跟过去了。”韩羽告诉了龙皓晨两人的去向。

龙皓晨点了点头,心中遗憾,难得光之晨曦有六个人在圣城,他还是挺想趁着这次酒会见见大家的。

“可惜原原姐和放放哥不在,不然大家就又能团聚啦。”陈樱儿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看着透明的金色酒液在玻璃上留下水痕,轻声说道。

“是啊……好久没见原原了。自从圣战之后她就申请调往魔族境内进行肃清和勘察,到现在也只回来过两次。”司马挠了挠自己的光头,遗憾的说道。

龙皓晨笑笑,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都是九阶强者,真想见面有什么难的,魔族和人类能这么快融合在一起,还是多亏了前线的努力啊。”

众人一齐点头,眼中闪过肃穆的光芒。

“对了老大,副团长呢?”司马仙没看到采儿,好奇的问道。

龙皓晨和他碰杯,眼睛看着某处一个不存在的点,轻声说道“她说不想来人多的地方,所以先回去了,毕竟特殊时期,还是要小心一点的。”说话的时候,龙皓晨的语气温暖,眼中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这倒是,怀孕的女孩是最脆弱的……虽然有点不敢相信副团长也会和脆弱这个词沾上边……”韩羽点了点头,表情微妙。

“啊啊啊,我也想要宝宝……”司马仙脑子里想着自家的小白花,一边暗暗下决心发誓一定要加倍努力。

“咚——”

圣城中央的广场上,宣告着夜晚九点钟的钟声徐徐敲响,在圣城中悠扬的回荡着。

龙皓晨看了看天色,最后一次和伙伴们碰杯之后,转身离开了酒会,在金色的光芒闪动中,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主席。”助理微微躬身,向他行礼。

龙皓晨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怎么还没回去?”

“我整理了一下您的文件。”助理接过龙皓晨脱下的外衣挂在旁边的衣架上。

“是吗?”龙皓晨松了松领口,扭头看着整理一新的桌子,笑了。“谢谢你。”

他走到窗边,伸了个懒腰,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热茶轻轻吹气,见对方依旧没有离去的意思,出言劝道,“快回去吧,已经很晚了。”

助理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龙皓晨看到了他眼眸深处的担忧,不禁笑了。

“放心吧,我可是很强的,这点工作量不算什么。”

他站在窗前静静地俯视着夜色笼罩中的圣城,金色的双眼中光芒流转。

自从圣战结束后,龙皓晨作为猎魔者的自由便被联盟高层以责任为由剥夺了,开始每天重复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乏味至极。

他曾无数次的在只有一个人的深夜怀念以前和伙伴们一同驰骋在魔族境内的日子,虽然处处埋藏着足以致命的危险,却也是最最美丽而动人心魄的。

有一个那样终极的目标一直在前方,不停的鞭策着他前进,向着那个身影追逐。

直到生命的终结。

茶水饮尽,龙皓晨将洗净的杯子放回原处,然后轻轻的闭上了双眼。

密闭的空间结界被悄无声息的开启,龙皓晨抬脚步入那由他所创造的世界,脸上神色轻松,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个世界由他创造,也由他全权掌控,这里有四季交替,有湖海山川,也有亭台楼阁,楼宇栉比。

他很轻易地知道了那人的位置,然后惊讶的发现自从上次自己离去后,对方居然丝毫没有移动过位置。

墨色的魔王静静地躺在素裹的雪地中,死寂的空间中,黑与白形成强烈的对比,没有一丝生命波动,却让人不得不感叹生命的美丽。

龙皓晨来到那人身旁蹲下,轻轻抚开遮住他面容的墨色长发,脸上堆着笑容,和他打招呼。

“晚上好啊,陛下。”

枫秀轻轻睁开双眼,星空般幽深的蓝瞳中闪烁着死寂的光芒,他看到龙皓晨脸上明亮的笑容,也看清他眼眸深处,冰冷黝黑的欲望。

龙皓晨看到枫秀闭上了眼睛,他对于这份冷漠早已看的多了,他无奈的笑着,眼中满是担忧,“您这样下去会生病的。”

圣战的结束在于魔神柱毁灭,魔神皇的自杀。

所有人都以为那只能仰望的神皇已经去追寻他心中的挚爱了,却不知在联邦主席龙皓晨的办公室中,隐藏着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小世界。

里面锁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

漫天的雪花飞落在两人交叠的身上,墨色的魔王急促的呼吸着,随着上方的人动作而抿紧双唇,最激烈的性事也不过让他眉头微皱,在鼻尖发出一声轻哼。

龙皓晨啃咬在他苍白如纸的脖颈上,留下殷红的印子,皮肤下渗出血丝,淌落在身下的白雪上,触目惊心。

枫秀的血是暗蓝色的。

龙皓晨细细的舔舐着那一块的血肉,眼角泛起一抹猩红。

他曾仰望星空,渴望那抹幽蓝回馈于他,他曾追逐黑暗,手指略过墨色的衣袂。

如今他手握世界,高坐神位,划定规则,也将心中的埋藏划为私有。

他的吻抚过枫秀的脸庞,描摹他的棱角,宛若一个暴食者,吞下他想要的一切。

下身的冲撞并没有随着厮磨而放缓,反而变本加厉起来,枫秀仰面看着湛蓝的天空,模糊的双眼中,只剩下金色的长发抚过他的脸颊,以及那双烙印在灵魂深处的,赤金色瞳孔。

枫秀尝试过任何办法逃脱那金色的束缚,却只能在一次次变本加厉的镇压下倒在希望的边缘,徒劳的伸着手,却什么都抓不到。

龙皓晨在笑。

他叫着枫秀的名字,一遍遍在他耳边重复那句话。

我爱你。

生死从来不是阻隔欲望的门槛。

那时的龙皓晨,望着那逐渐消散在晨曦中的身影,心中默默微笑。

END